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谁言此间军工去,九洲无处不军魂

2018年10月23日 09:46:18 来源: 中国大学生在线 作者: 字号:TT

“大漠,烽烟,马兰。平沙莽莽入黄天,英雄埋名50年。剑河风急云片阔,将军金甲夜不脱。战士自有战士的告别,你永远不会倒下!”2012年的感动中国人物林俊德院士的颁奖词这样写道。六年后,2018年9月20日,经中央军委批准,增加“献身国防科技事业杰出科学家”林俊德、“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张超为全军挂像英模。此前,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统一印制的挂像英模仅有张思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雷锋、苏宁、李向群、杨业功8位。为国家为事业奉献至生命最后一刻的战士,终于在这几天,实至名归。 图片1

自从1960年参军入伍后,林俊德扎根边疆52年,把青春和生命融入大漠戈壁,把全部心血和智慧奉献给国防事业,参加了我国全部核试验任务,曾获国家、军队科技进步奖和发明奖30多项,为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倾尽心血。与卓越的贡献相比,他直到去世都没有任何“兼职”,甚至没有时间考虑名利。因为,他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核试。在癌症晚期,他仍然以超常的意志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移交了一生积累的全部的科研技术资料。

而林俊德院士,就是从在炮火中诞生、仅存在了17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哈军工)走出来的。

图片2

在建国初期,国内科技人才寥若晨星,“哈军工”挖掘了几乎整个中国的科技人才,那时的“哈军工”可真是群英荟萃,几乎是举全军全党全国之力建成的学院,它是中国军事工程技术的最高学府,是全亚洲最大的军事工程学院,也是世界上唯一的海、陆、空三大军种、诸多兵种、数十个专业学科科研教学全部集成在一所院校里的超级综合军事技术学院。图片3

“哈军工”于1953年九月一日举行第一期开学典礼,从1960年开始分建与扩建,1966年转业改制,改名为哈尔滨工程学院,直到1970年,“哈军工”南迁,分拆为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南京理工大学、装甲兵工程学院、解放军理工大学工程兵工程学院、防化指挥工程学院(“军工七子”)等多所院校。

“哈军工”从来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望。上个世纪50年代,“哈军工”在科研方面硕果累累,创造了诸多的“共和国第一”,年轻的“哈军工”用这些国内领先的科研成果,为年轻的共和国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

图片4

与此同时,“哈军工”以其“一中、二主、三严”的育人理念和“善之本在教,教之本在师”的教育思想,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国之栋梁,林俊德院士是其中一位,可又何止有林俊德院士!即使多年后哈军工解体,其强大的军魂仍在“军工七子”之中传承下去,滋养和激励着代代热血青年为中国的国防事业前赴后继,报国精神永世不灭。

学府更名,难忘的是昔年军歌的嘹亮;校区易址,不变的是华夏儿女报国的情怀。图片5

从1953年建校到1970年拆校分建,哈军工只存在了17年,毕业13期学员,但是哈军工却一共为国家培养输送了一万多名优秀毕业生,哈军工培养的这上万名莘莘学子,多已成就乾坤,包括四十名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上百位省部级领导、一百五十多位将军、数以千计的科研院所领导、博士生导师、教授、研究员、一大批优秀的军事技术专家等,在国防建设的各个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从第一颗原子弹到第一颗人造卫星,再到第一颗洲际导弹,从银河系列巨型计算机到核潜艇,都留下了哈军工师生杰出贡献的印记。

杨士莪

“风雨十三载,故园已没军魂在;弦歌六十年,丹心未改生面开。”

图片6     

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筹建之初,一纸批示使刚刚从普通百姓转变成一名军人的杨士莪走上了杏坛,这一上,便陪伴着哈军工和中国水声事业的成长走过了60多年,直到今天。

1956年赴俄国学习水声理论,可以说是杨士莪此后学术生命的起点。归国以后,面对国内水声教育仍处在摸索阶段的现状,杨士莪成为拓宽专业领域最积极的倡导者,也是院系作出这一决定后最坚定的推进者和执行者。“凌烟功臣少颜色,将军下笔开生面”,在他的倡导和哈军工海军工程系师生的共同努力下,中国水声教育的新局面由此被别开生面地开创出来。他们开辟了中国水声专业新的专业化领域,也翻开了中国水声专业人才培养的新篇章。35年的时间里,国内的水声专业不断发展壮大,科研成就填补了中国多项专业领域的空白;同时,杨士莪也一直专注致力于中国自己的水声研究,终于在1994年,以首席科学家和考察队队长的身份,主导了中国人自己对南海的水声考察,使中国人掌握了自己国家典型海域的水声环境特点及主要参数规律。

杨士莪院士目前仍在承担多项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及多名博士生、硕士生的导师工作,继续在为我国的教育事业和水声科学研究辛勤地耕耘着、奉献着。

王泽山

“心忧国事,事事必鞠躬尽瘁;争分夺时,时时担道义在肩。”图片7

60年来,王泽山的科研之路见证了哈军工的拆分与南京理工大学的演变。新中国成立后,怀着报国信念的王泽山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也叫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王泽山所在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炮兵工程系独立出来,与相关单位合并成立炮兵工程学院,几经辗转后,炮兵工程学院落户南京,他也跟着到了南京。

先后攻克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等3项世界性难题,把我国火炸药领域的整体实力提升至世界前列,并因此3次获得国家科技一等奖。

20年来,经过不断尝试,王泽山利用自己另辟蹊径创立的装药新技术和弹道理论,带领团队研发出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远射程、低过载等式模块装药技术。

“离开了火炸药,我们就回到了冷兵器时代。”王泽山说,“火炸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我不改初衷,一干就是60多年。”

臧克茂

“竹杖芒鞋荆棘路,穿林迷彩雾始开。东皋薄暮初见日,为有霞光万丈来。”图片8

1955年,臧克茂度过了他四年如一日手不释卷的本科学习生涯,在志愿书上连写三句“无条件服从组织分配”,于是这一年,他与哈军工结缘。

1979年,臧克茂被装甲兵工程学院选为教员,离开哈军工海军系教授会,穿上军装重回军队,走进了陌生的装甲兵领域。也就是在那个时期,他了解到我军坦克炮控系统快速精确瞄准的性能与外军差距很大,决心钻研坦克炮控技术,并为之奋斗至今。那一年,他已47岁。

1997年,PWM(脉冲宽度调制)装置正式列装,一举使我军主战坦克火炮瞄准时间显著缩短,射击命中率大幅提高,这项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此后,臧克茂一鼓作气,先后跨越了坦克炮控系统直流到交流控制、液压到全电控制、模拟到数字控制、小功率到大功率控制等重重障碍,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交流全电式炮控系统”和“数字式大功率交流全电炮控系统”,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炮控系统的体系结构和控制方法。他的研究成果广泛应用于我国第一、二、三代主战坦克,使火炮瞄准时间缩短47%,命中率提高35%,静默待机战斗时间增加了1倍以上。

臧克茂院士在《开讲啦》讲台上谈到他们老一辈人说话都算数。年轻时提交的入党申请书上写“我决心不论在任何环境下,都坚持革命工作和革命斗争,坚决地完成党所交给的任务”,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他同时间赛跑,与癌症抗争20多年,科研成果却一项接一项。他矢志从军报国,带领团队攻克多项科技难题,使我国坦克炮控系统技术跃升至世界前列,他说:“时间不是问题,就是想多为国家做点事。” 

慈云桂:

七律·银河颂

“银河疑是九天来,妙算神机费剪裁。跃马横刀多壮士,披星戴月育雄才。”图片9

1983年11月,由张爱萍将军命名为“银河”的亿次计算机系统在长沙国防科技大学顺利通过国家鉴定,主机平均无故障时间长达441小时,远远超过鉴定大纲的要求,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上面这首诗,正是在那时,慈云桂抑制不住幸福的泪水,回顾往事,感慨万千,挥笔抒怀写就的。银河亿次机的研制成功,打破了西方大国在超高性能计算机上对中国的封锁,使中国跻身于世界巨型机的研制行列。它标志着中国计算机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

在此之前,慈云桂于1956年开始从事计算机教学科研事业,是我国计算机事业开拓者之一,先后主持研制成功20多种巨、大、中、小型号的计算机。其中,1958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电子管专用计算机“901”,受到了周总理等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扬;1964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通用晶体管计算机“441B”,广泛装备于国防科技战线,为国防科研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1976年研制成功我国最早的二百万次大型计算机“151”,先后在南太平洋等导弹试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幸的是,1990年7月21日,慈教授因病溘然长逝,但他所开创的“胸怀祖国,团结协作,志在高峰,奋勇拚搏”的银河精神,却永远激励着后人,成为全军共同的宝贵精神财富。

邓小平曾说:“如果60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

在新疆的马兰,甘肃的酒泉和四川的西昌,这些实验基地,哈军工的毕业生都占了一半以上,这些地方的艰苦和偏僻,曾经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但是哈军工的毕业生却在这里默默的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图片10

44b计算机、两弹一星、银河巨型计算机、核潜艇、歼十战机、长征火箭、新型主战坦克、装甲战车、磁悬浮列车、嫦娥一号、神舟载人飞船……在这些辉煌成就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独特的“军工精神”。

就如刘克俊先生说的那样,我现在还不断的用“情系军工勤奋斗,强军强国为人民。”为座右铭而超前努力。我相信现在数以百万的拥有军工血脉的学子,依旧一这句话为宗旨,为我国的科研事业,国防事业做着无私的贡献。国防科技大学校歌中第一句 “我们从北国雪原走来,带着哈军工的风采”而这风采就是强军兴国。

60年过去,我们已经渐渐忘却,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的局面下,我国曾有过一所军事院校,为守护国家的国防安全在背后默默付出,又默默淡去。但是现在我们要记得,任它朱颜褪色,丹心不改,那些一代一代坚守在军工岗位上的战士们的身影,便是为哈军工奏响的歌!

[责任编辑:刘宇宏, 窦可亲(实习生) ]

校园记忆 哈军工 人物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