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知名校友刘文飞重回安徽师大:江城重逢日,细数少年事

2017年12月25日 10:35:33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刘文飞教授是国内俄罗斯文学和外国文学界著名专家,任职于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他是北京斯拉夫研究中心首席专家,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世界文学》《外国文学》《译林》等杂志编委。他曾获得俄罗斯利哈乔夫院士奖、“阅读俄罗斯”翻译大奖、“莱蒙托夫奖”、俄联邦友谊勋章等奖项。其主要著作有《二十世纪俄语诗史》《诗歌漂流瓶》《墙里墙外》等十余部,主要译著有《普希金诗选》《俄罗斯文化史》《俄罗斯侨民文学史》等二十余部,发表论文百余篇。

刘文飞于1977年考入安徽师范大学,在安徽师范大学外语系俄罗斯语言文学专业学习四年,获文学学士学位。恰逢77届俄语班校友40周年聚会暨力冈教授逝世二十周年研讨会之际,刘文飞于12月20日重回安徽师范大学校园,感受师大校园的改变,追忆往昔难忘的记忆。

与友共进,“学疯”学风

“大学时期我负责编辑安徽师大报的文学版块,那时候很多文学系的同学还不服气,认为‘我们中文系那么多人,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外语系的人来编文学版?’后来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成为我的朋友。”说到安徽师大报,他说:“还是郭沫若题写的那五个字吧?”仿佛昨日之事历历在目,亲切之感油然而生。

刘文飞曾经是校田径队的队员,和同窗好友一起踢足球的记忆在他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那时的足球场处在两栋学生宿舍楼之间凹下去的地方,一到下雨,雨水就浸泡在草坪上。“那个时候铲球的感觉用现在的话来说就叫‘爽’。”回忆到这儿,刘文飞爽朗地笑了。使他记忆犹新的还有学校的池塘,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学校的池塘边有许多奇花异草,于是跟同伴打趣“把美丽的花草藏在这里实在是太可惜了。”不久便看到有人将其中的昙花拿出来向大家展示。他至今还记得,那夜已过十点,摆放昙花的地方依旧人山人海,大家一起兴高采烈地等待着昙花的绽放。“我现在还在想是不是我的提议起到了作用。”他笑着说道。

在刘文飞的回忆中,安徽师大校园的学生宿舍十点钟熄灯,但是大家都会买个手电筒或者蜡烛,在熄灯后看书。图书馆里的所有的外国小说都借不到,为了在阅览室里看杂志,玻璃门不知道被挤破了多少次。“学风这个词在我们那个时候根本不存在,如果非要下定义,那么学风就是一种疯狂的求知欲。”在他的心中,一个学校的学风是天然形成的,不应太执着于人为地对学风加以改造,大学更需要做的是造就每一个人的个性。

事无常师,师无常法

“翻译是他存在的一种方式。他不是要改变生活,这只是他生活的状态。”在刘文飞的回忆里,力冈老师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曾经被打成右派,后又平反再次回到学校。他的一生都在坚持不懈地进行文学翻译。在当时,翻译一本书可以获得一万块钱的利润,也就是说,翻译完一本书力冈就是万元户了。但翻译并没有为他的生活带去其他变化,他没有多出华丽的衣服或者装饰,翻译完一本书他就会接着投入到下一本书中。

“力冈教授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有时候上课甚至没有教案,他会拿着昨夜刚翻译好的译本侃侃而谈,向我们指出其他翻译家的错误。”刘文飞说,“这可能不是最好的教学方法,但这非常适合对翻译感兴趣的同学,并且向大家传递了‘没有绝对的学术权威’这一思想。”“做学问就是要有捅破窗户纸的勇气。”他认为当今社会的教育更应注重“因人施教”。

另一个对刘文飞产生巨大影响的老师是张本桂,在原文理解和表达方面,他给予刘文飞极大的自信。他会拿着刘本飞的翻译资料表扬,“我认为这一段比一些著名翻译家翻译的还要好。”这些高度的赞扬使刘文飞意识到自己有成为一个翻译家的潜质,这对他以后在翻译道路上的探索起到了极大的鼓励作用。在刘文飞硕士学习的第二年间,张本桂患了癌症,最终告别握手时刘文飞都已转过身,张本桂老师突然说:“文飞啊,你一定要把翻译搞下去。”“后来的很多年我都无法忘记这句话,这是老师在临终之前的嘱托,在我心目中是非常神圣的。”

相互阅读,戮力同心

刘文飞在耶鲁大学进行交流时,耶鲁大学学生自己创办的报纸令他非常感兴趣,和安徽师大报一样,耶鲁每日新闻是免费送给每一个师生的,其第一版是空白,右下方有一行小字:read or be read. 刘文飞直呼“这个太妙了!”这句话有一语双关的意思,第一层意思是:请你们来读报纸;第二层意思是:请你们投稿。“这应该是每一个文化人,每一个大学生的生存状态。我们首先要读书,然后开始写作。”在他看来,阅读不一定就是读书,认识他人是一种阅读,认识社会也是一种阅读,人与人之间相互认识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相互阅读的过程。所以刘文飞送给学院和母校一句话就是“read and be read!”这句话对刘文飞的影响同样体现在他的行动中。

刘文飞在许多国家开学术会议的时候经常会有人问:“你们国家翻译了什么俄罗斯文学作品啊?普希金翻译了吗?屠格涅夫呢?’”对此刘文飞感到非常惋惜,中国人对俄罗斯文学的翻译量是非常大的,却鲜少有人知道。于是他开始向世界展示中国,使中国“被阅读”,有时他甚至会拿出一本俄罗斯作家字典对他的同僚们说:“这上面出现的人名,中国人全都翻译过!”用这种办法将中国对俄罗斯文学的研究展示在世界的面前,也使其他人对中国俄罗斯文学的研究形成不同的认知。“我的其他同事也在用自己的办法向世界展示中国,展示中国人已经做了的事情。”

刘文飞离开安徽师大已经三十多年了,师大的校园出现了很多变化,曾经的朋友已不再年轻,良师也已年老或者逝去,但是年少的记忆却都是真实存在的。正如刘文飞所说:“变的是时间,不变的是回忆。”在悠悠的岁月中,仍有回忆的芬芳萦绕心间。

刘文飞在海边留影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盛楠]

校友返校 个人事迹 学风 尊师重教 文化交流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