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马伯庸在南开分享读史之道

2017年12月11日 21:38:50 来源: 南开新闻网 作者: 字号:TT

12月8日晚,著名作家马伯庸做客南开大学KAB名人堂,在津南校区西业务楼报告厅以“听说苏轼不是学霸”为主题与南开学生一同分享了读史的破解之道。从“撸猫”侃到“穿越”,马伯庸现场不断“抛包袱”,历史掌故和坊间八卦齐飞,场内气氛热烈,笑声不断。

“小说和历史是两种不同的阅读体验。小说是一条直线,它背后的逻辑是非常完整的,我们可以跟着主人公跌宕起伏的命运一直读下去。而历史其实就是我们的真实生活,有些事情的发展会和想象的戏剧结构完全不一样。非专业的普通读者读着就会特别痛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去了解历史就需要掌握一些技巧。”谈到读史的枯燥,马伯庸表示十分理解同学们的心情。

“夜梦嬉游童子如,父师检责惊走书。计功当毕《春秋》余,今乃始及桓庄初。怛然悸寤心不舒,起坐有如挂钩鱼。”马伯庸说,学霸如苏轼也会为《春秋》读不下去而做过噩梦,六十二岁的时候还会梦到小时候被父亲抽查,吓得差点儿心肌梗塞。

那么究竟怎样才能有效率地读书呢?马伯庸以自己《长安十二时辰》的创作过程为例,与大家分享了苏轼的读书方法——“八面受敌读书法”的妙处,并在现场与南开学生一起尝试用这种方法去记忆《史记》中的鸿门宴片段。

马伯庸解释说,所谓“八面受敌读书法”就是“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即每次读书只需要有一个追求目标。“比如说,你想研究古今兴亡治乱和圣贤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那就盯死这个去读,其他都不要去想。读第二次的时候,再将目标设定为了解故实、典章等等。有了方向,便可做到有的放矢。”此外,马伯庸还强调读书并不是一个速成之事,得法之外,也要注意得勤。

马伯庸现场还与观众分享了他读诗时发现的一只“猫奴”。马伯庸说,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中,陆游一句“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为其赢得了“爱国诗人”的名号,但是陆游实则是一个重度爱猫人士,其作品中有大量的咏猫诗。如《大作》中一句鲜为人知的“锡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猫不出门。”就可以让人联想到陆游原来是在大冷天儿一边披着毯子、烤火撸猫,一边抒发爱国情怀的情景。

“穿越回古代,在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该怎样生存?”在提问环节,马伯庸被提问了许多五花八门的问题。就此情境,马伯庸脑洞大开,说自己有着“独门秘籍”。“我如果穿越了,会先跟人用文字打听一下这是什么时候。比如说我发现这是玄武门之变的前一年的话,我就会先一路要饭到长安,整一身道袍,去天策府找到李世民,然后给他念一首诗告诉他一年后会发生的事情,那等他当了皇帝我就会荣华富贵了!”

当被问到希望儿子马小烦像自己作品中的哪个人物时,马伯庸笑道:“如果一定要选一个,那就‘图书馆’吧!”马伯庸介绍说,这是《古董局中局》里的一个次要人物,长得很丑,专门收旧书去卖,家里书特别多,收入也不错,但是因为没有卷入主角的冒险中,所以平平安安活到了结尾。“别人都关心你飞得高不高,只有爹妈关心你飞得累不累。”马伯庸说,当了父亲之后,他每次看着儿子的时候就觉得孩子一辈子平平安安就够了,不用出大名、赚大钱。

马伯庸,作家。人民文学奖、朱自清散文奖得主,作品涵盖历史、悬疑、文化等领域。于多家主流媒体开设历史文化专栏,有“文字鬼才”之誉。马伯庸擅长以推理对真实史料进行解构和猜想,重组为兼具想像力与真实感的“历史可能性”小说,被评为沿袭“‘五四’以来历史文学创作的谱系”,“文字风格充满奇趣”。

[责任编辑:顾丹]

南开大学 分享 读史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