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巴黎圣母院烧毁一周后,评论区留下了10000句脏话

2019年04月26日 09:40:38 来源: 有格 作者: 字号:TT

16日凌晨,两点零六分,人民日报发微博:突发,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

凌晨两点四十一分,人民日报再次发文:塔尖已经倒塌。

凌晨两点五十二分:火势仍未得到控制。

上午九点零二分,人民日报带着一声叹息发文:玫瑰花窗也没了。

据外媒报道:

法国巴黎圣母院当地时间15日傍晚发生大火,其标志性尖顶更在烈焰下倒塌。数百名消防员赶到现场抢救,最终成功控制火势,保住圣母院的主体结构。

尽管主体结构并未受到损害,但卡西莫多没能保住他的钟楼,900年前的花窗,900年前见证历史辉煌灿烂的塔顶没有了。

当夜的巴黎街头,人群涌动,却深情严肃,有的还相拥痛哭,他们望着火场,不约而同地跪在地上为文明的陨落唱着悼歌。

鲁迅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在法国为巴黎圣母院颂诗祈福的同时,少数网友开始了在留言区里“狂欢”:

“昨天半夜看到这个新闻第一时间就本能地想到咱们的圆明园。心里想的是,被他国一笔带过的国人的痛,此刻对方也多少感受到一点了吧。”

“虽然我知道不应该,我应该注意素质,但是我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是他们活该,别说我冷漠,有些东西一辈子也忘不了”。

“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一百多年了,总要还的。”

看过了这么多幸灾乐祸的留言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二战时期,我国著名的建筑师梁思成、林徽因夫妇为了保护日本古建筑专门绘制了地图,在向盟军司令部提交地图的时候,说:

“如果出于战略需要对日本进行轰炸,唯独历史文化名城京都、奈良不能轰炸,要把那里的珍贵文物古建筑当作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来看待。”

这并非是因为梁思成、林徽因夫妇不爱国,而是他们太清楚文化财富的价值。

它无需做什么,单是存在那里就是历史的见证,就是古人先民们的智慧存在的最好证明。

就像长城,哪怕我们从书中一万次地读到描写长城的诗句,也不如亲自踏上长城感受一下“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就像金字塔,哪怕我们从照片中无数次看到它,也不如亲自走进去,感受一下它的神秘与伟大。

就像巴黎圣母院,哪怕我们从电影中一万次地看到它,也不如亲自在教堂里走一走,在玫瑰花窗下晒晒太阳,站在钟楼下听一听卡西莫多敲钟的声响。

而这些,就是人类的财富。

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所说:

“艺术,是人类社会不断升华的结晶。”

不独只有法国人可以享受,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去感受。

还有,人们似乎忘记了,修建巴黎圣母院的那一批建筑师,与侵略圆明园的军人并不是同一群人。

前者热爱生活,并为人类创造了文明财富;而后者是恶魔,为了侵略他国,焚烧了他国文明与美学。

对于后者,我们当然可以痛批。

但只因为他们是同一个国家的人,便连带着把那些创造美的人也一起扼杀,非但对前者不公平,而且相当不理智。

武汉大学副教授周玄毅说:

“那些觉得圆明园烧了也没所谓的人;跟现在那些觉得既然圆明园烧了,所以巴黎圣母院烧了也没所谓的人,其实是同一群人。”

说巴黎圣母院被烧活该的人,如果生活在古代,同样会烧掉圆明园,因为他们对人类文明没有敬畏,所以他们不会把圆明园当成人类的瑰宝,而会把它当成压迫者的象征。

因为它是皇家园林,不对普通民众开放。

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还记得“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的阿房宫吗?

项羽当年一把大火把它烧了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是秦国的王宫。

丝毫不顾忌那是中国首次统一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华夏民族开始形成的实物标识。

还记得,北京的古城墙吗?

因为北京城的规划与发展,当时的政府决定拆掉北京的古城墙。

当时的建筑学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懂得古城墙的文化价值,明白这些古城墙是人类的瑰宝。

于是多方呼吁保护古城墙,结果呢,我们的城墙还是被拆了。

所以,当有人在为巴黎圣母院被毁幸灾乐祸时,那些人和当年的放火烧圆明园的人有区别吗?

没有!因为他们都没有保留对历史最起码的敬畏、对文化最基本的敬仰。

微博用户@蔓篱说:

“正因为当年八国联军没有对人类文明的敬畏,所以才烧了圆明园。

这些利用巴黎圣母院抒发自己仇恨的人,也同样没有对文明和艺术的敬畏……

如果种族和时代互换,他们正是会拿着火把烧圆明园的那种人,因为他们觉得个人利益比人类文明来得重要。”

“你认为巴黎圣母院会消失吗?”

这是电影《爱在日落黄昏时》的一个问题。

影片中,杰西给席琳讲了一个故事。

“说的是占领巴黎的德军撤出的时候,他们在巴黎圣母院埋了很多炸药。

但他们得留下一个人来按爆破的按钮,但那个人,那个士兵,他却下不了手。

他只是呆呆地坐着,惊叹这地方的美妙。

当盟军部队到达的时候,他们发现炸药还在哪里,但按钮没人碰过。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很多地方。”

所以,你看。

如果心存对历史的敬畏、对人类文明的敬仰、对历史的包容,即使是战争时期,巴黎圣母院都不会被毁。

反之,如果把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当成一场狂欢,那么不止巴黎圣母院,全世界的人文瑰宝都难逃厄运。

我们的态度,就是我们的世界。

我相信,没有一个人希望文化被毁、世界灭亡。

我们所希望的、所期待的,其实都一样——愿每一个生命都能平安幸福,愿所有的美好得以永驻!

[责任编辑:杨虹, 余刚琴(实习生) ]

文物 文明 三观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