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江湖佩剑,渐行渐远

2018年06月25日 15:58:47 来源: 中青网教育 作者: 字号:TT

时间是一杯喝不完的茶,很多时候,茶尚温,喝茶的人却早已经背离两地,一个向北七千里,一个向南三万三千里。

阳光走了很远的路,穿过云层,透过窗帘,只想遇见你,她又胆怯地、羞涩地向东走了八千里,向西走了七万两千里。

我们生活的地方是一个没有距离的沙滩,十年时间,也不过是拍打在海滩上的一片浪花,更何况这短短的假期。

如过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说不尽的流年,那这短短的两个月就是有尽的伤感,伤感着未知的明天,伤感着写下悲欢。

早已告别的儿时玩具摊,是一段过不去的坎,静静地在那里诉说着,没人会去寻找,被遗忘在世界一隅,等待着曾经的少年再回来的那一天。

不想要与你说再见,那天也许是好久不见,虽然冥冥中自有注定,月光隐去的时候,我们也不会相见。

自此天涯各一边,在春分的时候听树木的呼吸;执笔三生画卿颜,在夏至的时候闪烁星火的思念;白发三千待君还,我们都忘了秋天是离别的季节;君在阴兮影不见,皑皑白雪融不进冬日温暖。

提灯前行的路人都是涉世未深,像我们一样的,小心翼翼地摸索,一点点地积累着火的光,待江湖的剑已佩妥,若不是一点锋芒先人一步,便是只落得尸骨未寒的下场。

真正要远行的人,不需要依靠灯火的星点,他们自身会发光,将岁月刻痕悄悄地融进生活里,在不经意间,就已匹马单枪,自去流浪。

最好的我们在最值得的年纪,做着别人眼中不理解的事情,那些经过,只有一路走来的人才明白,有过就是美好。

我们生活在一座只有一层的塔中,塔很高,有我们在塔底不可企及的塔尖,也有身在塔尖的人不会俯身发现塔底的世界,也有很多身在塔尖却忘了自己也曾身处塔底、有过落魄不堪。

塔里的人向往着塔外的世界,却不知塔外是另一座有着不同游戏规则的塔,我们始终逃离不了这些规则的束缚,我们能的,只是运用这些规则和自己的能力,让自己的生活相对美好。

有些人羡慕那些爬得快的人,却不会嫉妒远在塔尖的人;有些人害怕紧随其后的人,却不会厌恶深宅塔底的人。

塔底空间很大却很拥挤,塔尖不大的的地方却显得很宽敞,有些人想要逾越规则,守塔人会将这些人流放到另一个与塔隔绝的地方,待到他们幡然醒悟。

塔里的世界很精彩,有的人爬累了,就停下脚步看看来时路,待到歇够了,拍拍尘土,继续上路;有的人爬够了,找个安静的地方,用前半生的成果,给后半生享受。有的人爬不动了,也没有放弃,安个家,生个娃,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塔底有一排栅栏,将我们与栅栏外的世界隔绝。这栅栏,很结实,但是不高,里面的人很容易翻出去,不属于栅栏里面的人却没那容易翻进来,大部分栅栏外的人忙着攀爬。栅栏里有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每天抱怨栅栏里的生活,却不知,栅栏外的人奋斗一生的目的就是:以后能一直过着栅栏里的人的那种生活。

每年都有新的一批人走进栅栏里的世界,每年也都有人要永远与栅栏里的世界告别,去加入栅栏外的爬塔大军。没有人会一直待在栅栏里,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走进这栅栏里的世界,每个栅栏里的人待在这里的时间也不会都一样。

每年都会有栅栏里的人偷跑出栅栏,然后等两个月后再跑回去,有的人跑出来了就不想回去了,有的人明知回不去了,还在深夜一遍遍地想念。

我们或许就是栅栏里的人,偷跑出来好久了,想要回去。然后,想要回去,要爬到塔尖。可是在不久的某天,又要走出栅栏,然后渐行渐远。

[责任编辑:刘宇宏 ]

时间 再见 远行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