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多情自古伤离别

2018年01月17日 09:29:26 来源: 中国大学生网 作者: 字号:TT

“爸爸的花儿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这是我初中时第一次接触林海音,第一次接触那个叫英子的小女孩儿。而今再次捧起《城南旧事》,老北京胡同里的岁月,似曾相识的童年时光,泛黄的童年记忆再度涌来。

上世纪三十年代,那时候的孩子到游艺园看露天电影,听戏、玩耍……一个叫英子的小女孩儿跟着爸妈从日本漂洋过海来到北平,住在城南一条胡同里,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新奇。惠安馆里的“疯子”秀贞,常被打骂的小伙伴妞儿,隐藏在半人高草丛里的小偷,和德先叔一起出走的兰姨娘,丢下自己的孩子来当奶妈的宋妈,严厉的爸爸,这些人都陪着英子走过了一段朝夕相伴的日子,但是最后都一一离去,离别在英子的童年里一幕幕地上演。

小说没有惊心动魄的句子,但是波澜不惊的话语里有让你抓心的力量。林海音用行云流水的笔触,含蓄有致地描述每个人物的悲欢离合,流淌在故事里的是“惟有离别多”的感伤。她的话语里没有痛彻心扉的悲叹,但是在读者却是“无声胜有声”的力量。伴随着每一次离别的《骊歌》中唱着“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离别多……”关于离别,每个人都有一段想说的话,但是在最后只有无限的感伤和无奈。离别最是无情,离开的人留下的是背影,而留下的人总是伤情。

在代序中林海音写到:“读者有没有注意,每段故事的结果,里面的主人公都离我而去,一直到最后一篇《爸爸的花儿落了》,亲爱的爸爸也离去了,我的童年结束了。”在情深意挚的追述中,作者只能再一次咀嚼一场又一场别离,带来的无奈和伤感是深入骨髓的。秀贞和妞儿惨死于火车轮下,她们一直在寻找亲人的人生划上了句号,这世上只有我“知道她们的秘密”,随着“我”的搬家,这个秘密也跟着她们一起消失在回忆中;送“我”玻璃球的小偷被抓走了,夕阳下的草丛里再也没有人推心置腹地跟“我”说“走,我们看海去”;兰姨娘和德先叔相携出奔了,从此没有人给我做好看的灯笼,带我去看戏;“我”喜爱的宋妈也在雪后的早晨骑着毛驴回了乡下,没有人早起给“我”梳头了;最后“我”亲爱的爸爸也离开了……原本应该是五彩缤纷的童年一次又一次上演着离别,每一份离别带来的苦难与感伤都交给了一个孩子去品尝,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小英子经历的一切才会让人格外的觉得悲痛。林海音笔墨间不动声色,在读者却是感同身受。

亲友们一个个离“我”远去,纯真的童年也早早地离开了,但是那种思念和感怀是魂牵梦萦的。于是,“我对自己说,把它们写下来吧,让实际过去的童年过去,心灵的童年永存下来。”这是林海音写作的初衷,也是我们所有人跟着她回忆童年时的感叹。离别原本就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必须的经历,它始终会伴随着一定程度上的“丧失”,这是成长必须付出的代价。所以,亲友们离开了,英子的童年也成了遥远的过去。但是,英子在和他们的交往中学会了善良与博爱,这是离别带给她的成长。生活不可能完美,它充满了悲欢离合,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一次次分别中成长为自己想要的模样。离别带来的是痛苦,同时,它也是成长的加速剂。

二十年代的北平已经走远,小英子却驻留在了这座老城,停留在了《城南旧事》,留在了读者心中。《城南旧事》是一首意蕴悠长的骊歌,回荡在北平,也回荡在城南……

[责任编辑:刘金凤]

童年 离别 成长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