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张杰:在配音世界里,活出第二人生

2016年11月03日 16:17:49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字号:TT

张杰,知名配音演员,曾为《甄传》《大鱼海棠》《灵魂摆渡2》等作品配音。

深夜11点,北京交通拥堵的潮流已经平息,楼房里灯光在逐一熄灭,而边江一天的工作还未结束,位于南六环的一个录音棚里,还有需要配音的角色在等他。

他的声音已经显得有些疲倦,正常说话时都要时不时清嗓。当天下午,他刚刚完成了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演员赵又廷饰演的角色夜华的配音工作,其间在录音棚内五度流泪。

边江握紧拳头放到嘴边咳了一下,拉开录音棚的门走进去关上。一分钟后,收音室的音响里传出了一个小男孩兴奋活泼、俏皮可爱的声音。这一晚,他又要为即将上线的动漫《一课一练》中的一个角色赋予声音的生命。

配音,是对生活的理解

“只要关上录音棚的那扇门,你就是那个角色,必须全身心地投入。”边江说。

他的声音曾经塑造了众多角色——热播剧《老九门》中的佛爷张启山、《何以笙箫默》中的何以琛、《无心法师》中的无心、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六》中的越今朝、国产3D动漫《画江湖之不良人》中的李星云。

2004年,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边江开始从事配音工作,结识了配音导演张杰,两个年轻人一起搭档,配过很多影视剧、电影角色。2010年,进入二次元(动画、漫画、游戏、小说等作品)领域配音。

边江首次接触游戏配音,便为单机游戏《古剑奇谭:琴心剑魄今何在》中的陵越、元勿两个角色配音。同年3月,张杰参与了日本动画《搞笑漫画日和》之《世界末日》的中文配音,并担任主导。

在二人看来,相比影视剧已经有演员演绎为基础的配音,二次元配音对于配音演员来说,发挥的空间更大,但配音难度也会增加。“你是在演绎一个新的人物,有的时候,甚至是创造。”

边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很多二次元配音中,由于没有时间等到动画或游戏全部制作完成再录制,往往要求配音演员看着分镜头或线稿进行录音。“有的时候放在你眼前的甚至可能是一张草图,你要去揣摩人物的心理,脑补画面。”

有时,动画或游戏导演也会要求配音演员先根据草图配出全部的音频,再根据配音演员的面部表情动作进行接下来动态画面的创作。

2006年,入行不久的俩人搭戏时被导演批评咬字不清晰,被“请出去”练基本功。念绕口令、读报纸、小说成为每天必修课。“开始精力都放在对口型上了,纯粹的模仿声音,用配过的角色套用到新的角色,但后来我们才悟出,其实配音就是用声音还原演员的表演,虽然身体不动,但是感情上一定要有清晰的起伏。”张杰说,入行四五年后,他才真正转变了对配音的认识。

“配音演员这个行业越来越难了。”这是带给张杰的感觉,“10多年前,配音要求字正腔圆,如今,声音要越来越贴近生活,接地气,是一种对生活的理解。”

在边江看来,入行不久的年轻配音演员还停留在声音的模仿阶段,但配音的核心是“走心”。他指着心脏的位置说:“从这里说出来的声音,才是最打动人的。”

在二三次元间穿越 转换两副“面孔”

柴少鸿有两个身份,“两副面孔”。

穿上警服,他是黑龙江省大庆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狱警,每天对戒毒人员进行改造教育;脱下警服,他成了一名二次元配音演员,戒毒所很多同事的小孩都看过或听过他配的广播剧、动画片、游戏,甚至有为数不多的戒毒人员,进所之前都在网上听过他的声音。

柴少鸿保持这样的状态已有7年。他有两个微信账号,一个专门添加三次元世界里(现实世界——记者注)的亲友和单位同事,关注的微信公众账号和朋友圈分享大多是法制教育类、法律法规类的内容,而另一个账号里的好友则均为二次元世界里的配音伙伴,声音频道、游戏动漫和儿童读物是这个圈子里的主打。

柴少鸿说,因喜欢听广播剧、有声读物,2009年,他在一个名为“天方听书网”的网站注册了账号,用空闲时间接一些简单的配音工作,“过一把配音的瘾。”

柴少鸿还记得,第一次进行配音的作品是一个网络游戏,他在其中配一些简单NPC(游戏中非玩家角色的统称)的声音。柴少鸿一直觉得自己与配音工作有缘分,他没想到当时的一次浅尝就获得了网站声音编辑的认可,交给他更多的作品配音。柴少鸿笑称:“从此我的配音之路便一发不可收。”

现在,网络配音大多采取众包模式,每个配音演员独立完成自己的部分,柴少鸿把自己的书房改造成一个小录音棚,每天吃完饭就钻到棚里,有时配音到凌晨两三点才去睡觉。他加入了YY语音、微信群、QQ群等网络配音小组,与来自各地的网络配音员一起,用声音在三次元和二次元的世界里穿越。

配音到很晚已成常态,第二天一早,他总能精神抖擞地去上班。不久前,他又利用休息时间完成儿童动画《摩尔庄园》长达100多集的配音工作。

有人曾问过柴少鸿一个问题:“一个是严肃的公务员生活,一个是天马行空的二次元世界,你会觉得分裂吗?”

柴少鸿一直在两份职业中找寻共存感。他说,配音工作接触到的多类型文化,有助于他对吸毒人员开展教育改造时更加包容、循循善诱;狱警的工作也让他接触到了更多的群体,在进行配音工作时可更加投入,走进角色内心。

目前,柴少鸿已经成立了自己的配音工作室,与100多个配音演员合作。他说,工作室的团队成员身份有医生、教师、铁路工人。“大多数人纯靠爱好聚集在一起,有本职工作作为收入来源,不靠配音养家糊口。”

柴少鸿说,大家都十分乐在其中,“在二次元配音世界里,可以活出第二人生。”

一天在角色里经历一生

慕秋琰和柴少鸿同是二次元爱好者,但与柴少鸿不同,她加入配音行业,是因为热爱Cosplay(角色扮演)。

五年前,大学毕业的慕秋琰从安徽到来北京参加配音训练班,希望能离Cosplay这一行更近一些。起初,她只是一个“跑群杂”的配音演员,在录音棚一句话要录上20遍才能到位,她会为总进入不了状态而情绪崩溃,窝在录音棚里,一待就是十多个小时。

慕秋琰说,她不觉得苦,“这行的待遇其实并不是特别高,一集动漫配下来基本仅能满足一天的开销”。有时,她还需要一个人分饰多角色声音明亮的小孩、慢吞吞的老人、成熟稳重的中年人,最多时她要在一个作品中表演五个角色。“把自己很快带入人物设定,是每个配音演员的必修课。”

在二次元配音世界里太投入,会给三次元世界带来一些小插曲。有一段时间,慕秋琰下班后在家里的卫生间里配某个角色的哭戏,楼道打扫卫生的阿姨以为卫生间里闹鬼;给网络游戏配音时,会需要录制角色不同死法时的声音,换每个装备时展现不同状态的声音,打斗时叫喊的声音……“邻居常以为我有精神分裂,有时我配各种叫的声音时,他们还会来敲房门,以为我出了什么意外。”

薛阿步同样很喜欢与配音角色同行的感觉。4年前,薛阿步也是为了学习配音来到北京。此前,她是一家公司的法律顾问,她辞去了工作。

薛阿步说,从你进棚开口的那一刻起,你就是那个人,你要陪他哭、陪他笑、陪他去爱、去恨、失恋、获得、成长、老去,一个人需要用一生完成的事,我们要在一天内经历。“配音演员就是水,可以倒进任何一种容器。”在她看来,只有不断让自己去试、去探索,才能找到声音最适合和最干净的感觉,提升一个配音演员的功力。

曾经,配音圈一直是幕后的一个小圈子,网络游戏、动漫配音需求的增加,让配音演员的名字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大荧幕上。

张杰还记得,2008年,他为泰国动漫电影配音的《小战象》上映,他特地来影院观看,当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时,那一刻,难掩激动。

[责任编辑:朱艳艳]

张杰 配音 人生 世界 第二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