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奥运结束了,中国代表团到底有没有被不公平对待?

2016年08月24日 09:17:00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 字号:TT

1.“总有刁民想害朕?”

“这是我们被黑得最厉害的一届奥运会!” “凡是有裁判的比赛,我们都赢不了” ,不管这些言论中,有几分是有理有据的真心抗议,有几分是“表情包”时代的夸张调侃,都透露出我们国人对这届奥运会的不满。

昨天的CBC辱骂中国运动员事件,更把我们的不满情绪推向了最高点。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游泳解说员拜伦·麦克唐纳德误以为话筒关闭,对中国游泳运动员评价称“那个14岁的中国选手发生了失误,开始时节奏挺快,最后像头死猪落在后面。”由于忘关话筒,导致这句话被直播出去。

事后,虽然该广播公司第一时间在官推上发布24条道歉声明,但显然,我们并不买账。奥运过半,中国代表团到底有没有遭到刻意的不公平对待?是“总有刁民想害朕”,还是我们真的想多了呢?

2.里约!里约!

关于有没有被“黑”的问题,我们来盘点一下从开幕至今的大事件:

霍顿辱骂孙杨

澳大利亚运动员霍顿称孙杨为“drug cheat”(嗑药的骗子),并在赛后称之为一种“心理战术”;孙杨在该场比赛中虽发挥不错,取得银牌,但赛后抱记者痛哭,自认遗憾失去“首金”。孙杨在此后的另一场比赛中取得金牌,并在采访中回应“不认识霍顿”。

霍顿所指的“嗑药”,一方面是2014年5月17号,孙杨在全国游泳冠军赛期间尿检呈阳性。但该事件已被证实为误服,否则也不可能只有“禁赛三个月”的惩罚。

更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霍顿的偏见,而这种偏见的根源是根深蒂固的。1994年广岛亚运会和1998年珀斯世锦赛上,中国游泳队被检出大规模集体服用兴奋剂。此后的中国游泳一度出现长时间低迷。“谁出兴奋剂、谁就是中国游泳的历史罪人”的说法也在国家游泳队里成为一种底线和规矩。今天的孙杨,很大程度上背了前辈们的黑锅。

挂错中国国旗

里约奥运会上,提供的中国国旗有误。正确的中国国旗上,四颗小星环拱在大星的右面,而不应该是平行放置。而在中国代表团提出后,直至8月10日,正确的国旗才送抵里约方面还上场。

如此失误,难怪令国人感觉不满。

并列名次时,中国国旗在下

中国游泳选手傅园慧在女子100米仰泳中取得并列第三的成绩,与加拿大选手麦斯并列第三。但赛场悬挂出的国旗中,加拿大在上,中国在下,遭质疑为”黑“中国。

按照奥运惯例,当两个不同国家的选手名次一致时,国旗并排摆放;当空间不足时,也可上下排列,按照首字母顺序(团体项目按国别,个人项目按姓名)。如举重等项目,出现成绩并列的可能性比较大,而游泳等项目,成绩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出现并列的可能性较小,所以一般旗杆长度挂3面国旗。

国外的姓名,是名在前,姓在后;傅园慧被误认为“Y”开头的是姓也未可知。

徐莉佳第二轮成绩被取消

中国帆船比赛选手徐莉佳曾排名第一,但在二轮比赛中被取消成绩,据此,她本人的回应如下:

根据帆船比赛规则,共进行11轮,前10轮选最好的9轮成绩相加;第11轮为奖牌轮,实行积分制。也就是说,徐莉佳第二轮成绩被取消,其影响是之后比赛的容错空间会大大减少,对于运动员稳定的技术水准和心理素质提出了很高要求。

徐莉佳先天听力弱于常人,左眼远视,经历海难死里逃生、左腿股骨肿瘤手术,却19岁时成为中国帆船首个世界冠军。对她付出的艰辛,我们理应称赞;而非在本次事件后对“少考一门还是学霸”的无知追捧。

拳王吕斌表现出色,被判输方

中国选手吕斌在拳击比赛中,几度把对手打至数秒。就在现场观众和他自己一度认为会获胜时,裁判却宣告了他的失败。

在当下的奥运拳击规则里,倾向于技术性而非战斗力强度的比拼。吕斌第三回合把对手打得头晕脑晃的重拳读秒,被认定为保护性读秒,不直接扣分,扣分的权限在3名裁判和裁判监督那里。这一自由裁量权的空间很大,裁判认为吕斌的这个优势不足以取胜。且在里约奥运会上,根据国际拳联AIBA的新规则,严禁拳手赛后申诉,彻底阻断了选手的“后路”。

虽然有着新规则“护体”和自由裁量权的空间,但在成绩核定上,就算裁判没有恶意判罚,至少,这也是一次争议判罚。

类似的新闻报道还有这些:

黎雅君挺举被改评分

女子体操中国小花遭大幅“压分”

孙一文击剑被“偷袭”,判对手意大利胜

中国沙滩排球队在取胜的情况被强制重赛

举重选手吕小军遭不公平对待

3.别闹,我们没那么脆弱

不难看出,在上述我们被“黑”的报道中,有的是我们运动员自身的失误,有的是竞技体育中的争议判罚,有的是裁判的人为失误,也有我们恶意被“黑”的状况出现。

但舆论场上活跃的观点,却是我们全面被黑的论调。对于西方国家的偏见,我们无需避讳,他们确实会“黑”中国,这是社会体制、历史文化、民族心理等多方面作用的结果。

让体育的归体育,是美好的愿望或运动员个体的表现;但在奥运会这么大的竞技场上,体育和政治的联系不可忽视。

坦然面对别人的敌意,有理有据地反驳才是我们应有的态度。走在路上,被疯狗咬了一口,不做任何反应,那不是宽容,那是懦弱或愚蠢;但二话不说,咬回去一口,也不是我们常人的做法。

诸如霍顿孙杨事件,回击是必要的。但它应该是两个运动员之间的回击,上升为两个国家之间的对话,未免有点小题大做。

讲到这里的风度,不得不提俄罗斯体操运动员涅莫夫的故事。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他近乎完美地作出六个飘逸的空翻完成比赛,赢得全场喝彩。但裁判却给出一个超乎寻常的低分,现场观众嘘声四起抗议,迫使裁判改分数,但这一结果仍不能令人信服,观众席中再次响起一片嘘声。

涅莫夫的举动是,回到赛场,举起右臂向观众致意,深鞠躬感谢后,作出噤声的手势,劝观众保持冷静,给后面的比赛者一个安静的环境。

最终,涅莫夫获得银牌,大家称之为“失去金牌赢得世界”,老将涅莫夫的这场赛事也被称为最出色的谢幕演出,真正体现了奥林匹克精神。

归根结底,我们的奥运“受害者”心理以及之前的“首金”情结,是历史上民族不自信的传递。近代一百年里,国人不断反击,不断建立,一步步走到今天不容易。现在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但可惜的是,国家从“受害者”的历史中走出来了,国民自己却没从这种心理中解脱。

虽然在电视机前看奥运比赛的人们没有赶上,但历史教科书黑白分明地呈现着“自立自强”,国歌里唱着“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居安思危没有问题,但过度的敌意防范,只会让人们失去审视自我的机会。

不公待遇不应成为我们的枷锁,该反击反击,但不要有受害者的心态。否则只能导致两种结果:一种是我们真的变成想象中那么脆弱,另一种是更可悲的,用“中国爸爸不和你玩”的态度去回避,去自大。

4.嗯,我就是来泼冷水的

最后提一句,看到这届奥运会,很多媒体不再用“首金”来说事儿,一些评论里大家知道“宽容”没拿金牌的运动员,的确是有进步的。

但看到诸如《这届奥运观众,很行》等一大堆稿子横空出世,看到自卖自夸、自我感动的舆论场,待在这一片祥和的氛围里,却莫名地给人一种尴尬。

当年给李宁寄刀片的人、骂刘翔“卖国贼”的人,今年夏天的西瓜还好吃吗?在指责里约奥运的各种不公时,有没有想过回过头来说一句:当年我对不起李宁,对不起刘翔呢?

原谅别人的错误容易,承认自己的错误却很难。没有翻旧账的意思,只是在对别人各种不满的今天,我们是不是能多点精力,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呢?

[责任编辑:苏兰]

奥运 裁判 里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