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那歌声,绝非是徒劳的吟唱

2018年10月17日 14:08:43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Hang Me,Oh hang me,and I’ll be dead and gone......”

1961年,冬季格林威治村,煤气灯咖啡馆。

Llewyn Davis在昏暗的光线中忧郁地闭着双目,弹着吉他,唱着民谣,也在回想着自己的故事,这是电影《醉乡民谣》中的第一幕。

身居在一个民谣音乐被忽略的时代,纵使有再多的才华和唱功,民谣歌者也无一例外地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Llewyn Davis为自己的未来和梦想不断尝试着,可终究无果,只能每日穿梭于冷清的街道,靠朋友的接济生活,做一个“沙发客”。艺术之都芝加哥带给他的并不是希望,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冷遇和打击。“你肯定不是新手,不过你就是……不够好。”或许,并不是Llewyn Davis不够好,而是那个时代太残酷。Llewyn Davis抱紧身子走在大雪与寒风中,带着他的全部家当—一把吉他和一个包,也带着如那时的天气般寒冷苍白的心情。

“如果一首歌听起来不像新歌,但永远不会变老,那就是民谣。”

Llewyn Davis毫不避讳地抒发着自己对这种古老的音乐形式的热爱。他没有被当作一个艺术家看待过,但他却从来没有放弃对梦想的坚持。选择回到家乡的咖啡馆唱自己最爱的歌曲,也许是Llewyn Davis最正确的选择。

Llewyn Davis的遭遇在那时的人们眼里注定是一个loser,事实上,他就像是一颗金沙,本应闪闪发光,但却被一个不适合的时代埋没。

他的穷困潦倒,悲哀地出现在美国民谣黄金时代的十年前,与成功戏剧性地擦身而过。

片尾,Llewyn Davis一曲唱罢,紧接着登台的是Bob Dylan—后来带给世界颠覆性力量的民谣艺术家。

民谣歌者的发展,就是如此,都经历过低谷与沉郁,具有极强的相似性。

但相比之下,Bob Dylan是幸运的,在自己的嗓音并不足够讨喜的情况下,能够有同伴的支持,搭配形成完美的和声,引起世人的关注,让自己的创作能够展现在大众面前。

同时,Bob Dylan所发展的时代也开始变得宽容,知识青年与艺术家通过民谣来抒发对战争的反思和抗议,也让这种音乐形式多了一层政治色彩。引起了更多人的共鸣。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un,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Bob Dylan的吟唱轻柔舒缓却有很强的影响力,在反战抗议和民权运动中逐渐传播发展,他代表的反叛文化极具思考性,也极具批判精神。Bob Dylan从此成为了世界性的民谣大师。

民谣是一种古老的灵魂,不同的时代造就了不同的民谣歌者,也孕育出不同的民谣文化,美国民谣的两次复兴则是对这种伟大的音乐形式的尊重与欣赏。

民谣在中国,或许一直都是前行时光中的小声吟唱,它过于小众,在每一个日渐忙碌纷繁的心灵中难以掀起大波澜。它的发展,缓慢,被边缘化,带着些许犹豫。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校园民谣的兴起是这一古老的音乐形式在中国发展的黄金时期,高晓松曾说:“无法描绘出那个时代的确切模样,只记得那些书包里的诗集,四周充满才思和风情,剽悍和温暖。”20世纪90年代还是一个物质匮乏但本性纯真的年代,还是一个看似粗糙却透着诚恳的年代,还是一个“当时的人都想变成坏孩子,但内心还都干净”的年代,出现了一群恣意潇洒,诉说着青春心事的追忆者,他们生来带着诗意,崇拜顾城、杨炼、舒婷,也崇拜着不老的时光。

那时的老狼,玩文学社,弹吉他,在家里写着一些酸文,哼唱着有灵魂的诗句;

那时的高晓松,幸运,阳光,有着动人的才华,能把梦与诗写进歌里;

那时的郁冬,带着天生的忧郁,唱着“没有高潮却让心变得湿润而且躁动不安的歌”;

那时的金立,富于灵感,无拘无束,沉降于创作,有着诗的美感和意境;

那时的沈庆,理性,内敛,拥有岁月的脊顾,吟咏着“轻轻的晨晨昏昏”;

……

太多人因为他们的浅吟低唱,因为他们吹着口琴怀念青春的情思而感怀,想起最爱听的那盘CD,想起校园门口的那棵杨树,想起单车后座的那个女孩,想起那个天真爱笑,还相信爱的年纪。在校的学生们因此多了一种心境,多了一种眼光,多了一种对校园的依恋。已经成熟的人们听着他们的诉说,回忆过往,喜悦,哀伤,或陷人怅惘,或热泪盈眶……

20载光阴逝去,这些勾起思念与感伤的民谣已变成一种怀旧,变成“那一代人的故事”,追忆者的老去,像是一个时代的谢幕,也像是记忆的模糊,又像是情怀的逝去。那些歌者,或远走,或隐退,或历经分离,少了当年一起创作,相互支持的激情与活力;那时听歌的人,因时代的变迁,也变得世俗化,现实生活的浪潮淹没了有过的纯真,正如当今的时代缺少了曾经的诚恳与善良。

这快行的社会让人的心变得急躁,生活的重担让人充满了压抑感,再没有人愿意那样慢吞吞地生活,与其用民谣的吟唱慢慢疗伤,远不如摇滚和朋克来得更痛快。

民谣,在如今的年代陷入了孤独,遭遇了搁浅。

若不是民谣逐渐谈出当代人的生活,演变成种距高感的话,马頔或许不会因为一首《南山南》就唤醒了沉睡在每个人心底多年的文艺情怀,宋冬野也不会因为曲《董小姐》而带给大众如此大的惊喜,张磊也不会弹着吉他就炮而红,夺冠成名。本可以用民谣的柔缓抒情填补心灵缺失,在我们的现代生活中,这早已变成一种奢望。

我们若回眸,煤气灯咖啡馆里饱尝心酸与沧桑却从未放弃初心的Llewyn Davis或许已经不在;享受特定时代给予的机遇而后成为一代民谣传奇的Bob Dylan如今也已逐渐淡出大众视线;曾经致敬年少,道出青春心事的校园民谣一代早已成为了一种回忆与情怀。但无论在什么样子的时代,他们也依旧倾尽自己的才华,讲述着他们的故事,用心,用情,用生命感动着世人,也向这个世界宣告:

如果有一天,只剩下最后一条路,我还是会选择背着吉他,唱着心中的歌谣,走向诗与远方……”

愿那些还相信梦想,还坚持活在诗意中的民谣歌者,能够告别曾有的犹豫与彷徨,能够无比坚定地意识到,他们的歌声是真实情感的流路,是感动人心的力量,绝非是徒劳的吟唱。

[责任编辑:杨虹, 何莉莉(实习生) ]

民谣 音乐 梦想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