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初恋乐园"中的噩梦

2017年05月25日 15:48:50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在我看来不是死亡,也不是衰老,而是人心的黑暗。我始终搞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公车党”、“恋童癖”、“露阴癖”这些群体的出现?为什么会有人忍心对那些眼中仍还留有天真的稚子伸出魔手?

最近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影阿廖沙事件”和以及台湾作家林亦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都是有关于还在青春花季的少女被性侵的内容,施加侵犯的人竟然还都是在外人看来德高望重的长者。不得不疑惑的是,这些人披着正直的皮囊却做着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心中到底会获得怎样奇异的感觉?为什么仅仅为了满足自己恶心的私欲就可以做出这么多龌龊的事情?

而现实往往却不会给这些施暴者予以多么严厉的惩罚。是的,也许他们受到了诸多人在道德上的谴责,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是他们所造成的伤害却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了。受害者在身体、在精神上所受的折磨,从施暴开始那一刻便无穷无尽、日日夜夜的凌迟着他们(不仅限于女性受害者,还有男性受害者),而这些施暴者却往往只在被揭露的时候才开始受灾。最可怕的是,在事情被揭露之后,竟然还会有一部分群体过来谴责受害者。比如印度多发女性被强奸的悲剧,但印度社会却有很大一部分人将原因归结于这些女性本身,认为是她们自己的衣着、言语不当,受害者在他们的口中变成了诱发悲剧的主要原因。不敢想象这会对受害者造成多大的二次精神伤害。

而导致这一切的原因,我认为除了施暴者的心理扭曲之外,还有很大一点就是中国性教育的缺失。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有这样一个场景:刚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这让我又不禁联想到之前在微博上很热的一个帖子——数名家长抵制小学生性教育课本。这些家长和故事中房思琪的父母有很多相通之处,他们不了解的是性,把性看成是猛兽毒药,却不知道避如蛇蝎的代价是自己子女性教育的空白——同时也是给那些坏人的一把钥匙。

性本来就是人性十分自然的一个方面,人们越是避开它,心中也就自然会对它越来越好奇,就算当时没有显现出来,人的潜意识也已经对性做出了反应。在这种封闭的情况下,人们偷摸摸的去了解性,反而会有种禁忌的快感,导致他们越来越背离正常的性知识了解渠道。因为即使是最老实的人,在这种刺激的驱使下也无法不动心。所以我们必须打开这种局面,让人们,尤其是孩子们有正确的性意识,不能再觉得摸一下亲一下有什么大不了,因为不反抗会是助长他们恶行的最大驱动力。

希望所有的人都可以在阳光下灿烂生活,而不是在自己阴暗的内心中做被唾弃的伪君子;希望乐园中只会有欢声笑语,而不是隐藏在其下的噩梦。

[责任编辑:盛楠 ]

性侵 少女 教育 人性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