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西南联大:吾辈当自强,续写先辈之辉煌

2017年11月27日 22:22:33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当我以后人卑浅的目光触及西南联大短短十几年历史的冰山一角后,激动、惋惜、惭愧之情交杂在一起,一时间竟有些热泪盈眶。

文人当如何爱国是困扰我许久的问题。国家战火纷飞,饱受苦难之时,文人可以和鲁迅先生一般,以思想为利箭,刺破雾霭沉沉,暗墙重重,但当国家太平如今的时候,文人又当如何爱国呢?西南联大学者的故事使我茅塞顿开。

大抵是因为战火纷飞的缘故,闻一多先生的书籍流失甚多,藏克家曾问闻一多:“你那些书怎么办呢?”“大片大片国土都丢掉了,几本书算什么。”闻一多回答。

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使我醍醐灌顶。先生想到的不是“人还活着,几本书算什么。”而是“国土丢了,几本书算什么。”先生爱书,更爱国。而当每一个人心中都有如此信念的时候,即使文人不能拿起枪杆子,却也可以拿起笔杆子向敌人示威。

西南联大校门(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唱过西南联大校歌的老师和学子当中,后来有168人当选国家“两院”院士,有2人获得诺贝尔奖,5人获得科学进步奖。两弹一星功勋专家中,一半都是西南联大的学人。西南联大的成材率一直是传奇一般的存在。

现任西南联大校友会会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潘际銮说:“那个时候,国家都快要亡了,我们读书的时候,哪里会想着就业、赚钱啊这些事,都是想着学好了,怎么才能救国。”这种思想却是让我们望尘莫及的。国之强大为我们带来了安逸的生活,我们在安逸的生活里逐渐被磨去了“居安思危”的思想。读书的目标因而也变得飘渺起来。肩上的担子轻了,目标模糊起来了,前进的动力便像泄了气的皮球瘪了下来,难现昔日之辉煌了。

著名外交家、书法家叶公超早年赴美留学。他在西南联大担任外国文学系主任的时候,学生第一次见他,都有些惊讶。心想这位留过洋的教授一点也不洋气,反而穿着一件最寻常的长袍大褂,手背在身后,拿着一个小本子,摇头晃脑的走进教室。他手里拿着一个英文剧本。他让学生挨个儿站起来,每人读一句台词,读完了他就随后一指,“你坐在这里”,“你坐到那边去”。全班人被他分成了几块儿。学生看着他都一头雾水。等到所有人都读完了,叶公超才一个个地指出来,“这一块儿是江苏的”,“那一块儿是河北的”。除了一个来自蒙古的学生之外,大家的口音他全听出来了。学生一下子都心悦诚服。

同样是英文系的教授,翻译家吴宓,他在英文发音上不强求标准,但他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他主讲英国文学史,课上所涉及的诗词,他从不看书,每一首都是当场背出来的。在翻译不同时代的英文时,他会用同一时代与之对应的中文来翻译。古英语的诗文,他就用文言文翻译,现代的英文,他就用白话文翻译。“怎么能拿一个古代语言的文字,跟另一个现代语言的文字对照翻译呢?”他反问学生。

真大师也,此等学术盛况如今甚是罕见。“闻一多讲诗,刘文典讲《红楼梦》,吴晗讲形势”,直讲得“台上失声痛哭,台下群情激奋”。这种学术氛围正是如今的大学课堂所缺乏的。

激动于大师之传世风姿,惋惜于如今盛况难再现,惭愧于自己之不足。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前人的优秀给飘飘其不知所以然时的自己当头一棒,使自己得以冷静下来思索自己的渺小与不足。这时却发现了如此大的差距,如一棵大树与一片树叶之差距,如气势磅礴之朝阳与一丝微弱光线之差距,又如何有浮躁的资本呢?前方之路,道阻且长。我辈且需要以弘毅之姿,再写辉煌!

[责任编辑:顾丹]

西南联大 学术氛围 责任 爱国 弘毅之姿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