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网红与直播——娱乐至死的时代

2016年11月21日 11:12:52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翔网 作者: 字号:TT

如今网红越来越热,但是网红是个新鲜词吗?不,网红这个词,其实至少有14岁了。

在Papi酱之前有伟大的安妮,在安妮之前有小野妹子,在小野妹子之前有凤姐,芙蓉姐姐,还有流氓燕、竹影青瞳、国学辣妹、二月丫头、网络小胖……“网红”大有成为2016年度中国最热词语之一的气势,“直播”也是其姐妹之一。在各个新起的直播平台,“你唱罢来我登台”,好不热闹。

网红和直播,似乎已经是大众最喜爱的东西了。然而,在这狂欢中,我捕捉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

“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道出了清醒者们的心声。现代社会确实是向着他所说的“娱乐化”发展着,“娱乐至死”让大众文化变得更加浅薄,更加虚浮,精粹越来越少,渣滓却日益积淀。似乎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琉璃镜,他们躲在后面,一边消费着别人的生活,一边嘲笑着他人的虚妄和空幻,却不希望自己的那一面被打破。尼尔•波兹曼在书中也提过现代的娱乐化趋势正是少了理性与严肃的判断。

然而,我们可以接受娱乐化趋势的社会,却不应接受跟着娱乐化的自己。

娱乐的坏处是什么呢?如果你精神疲倦,它能够让你放松、愉悦,但当你过量娱乐,你就会变的麻木、缺乏真实感受、内心枯竭——只是为了玩而玩,避免去做那些有挑战的、枯燥的有价值的事情,比如读书、学习新技能、创造。

娱乐该死吗?当然不是,娱乐至死,并非娱乐致死,该死的,是互联网娱乐:它貌似是免费的、碎片时间的,但本质是高度成瘾的、无穷尽的。很多人觉得刷下微博或者打一盘飞机不算什么,然后实则跳进了无底洞。在整部《娱乐至死》里,尼尔•波兹曼“反娱乐”或者说“反对过度娱乐”的态度是再明显不过的,在他看来,过度娱乐才是应当避免的。

可是,要谈避免如何容易?我们无法阻止大众媒体的发展,也无法阻止一代又一代人观念的更新,在这种大趋势之下,避免其发生实在是太难了。互联网就像黑客帝国那个隐喻——以所有人为养分,给所有人造梦的机器。只要你想,你可以无限沉浸于此,不可自拔。

我们无法以自己个人的力量去改变这个社会,但作为个体来说,避免自身思维的娱乐化是可以做到的,其实就是需要保持理性的思维,而该如何学会理性,靠的就是自己了。只有极度自控的人,才能跳出这种沉浸和麻醉。可是人又是一种自控能力非常弱,经常给自己找借口的生物,所以,几乎可以预期,越来越多的人会陷入娱乐至死的死循环。虽然人们经常说沉迷互联网会毒害青少年,但其实所有自制力不强的人都是受害者。

幸而,在娱乐至死的同时,过度娱乐慢慢为人们所诟病。人们开始厌烦千篇一律的直播与夸张笑料,开始反省自身的沉溺与精神空虚的生活现状……

靠社交才红的网红,在人们狂欢之后,必定会只剩一地鸡毛。

纵然有赫胥黎恐怖的描述,纵然有波兹曼著书的警醒,纵然有霍金可怕的预言……但我依然愿意相信这是一个美丽新世界,时代在前进,人类在发展,我们的思维方式会改变,但人的大脑结构始终不变,娱乐但不至死,终有一天,我相信娱乐也可以变得富有理性的光辉和逻辑的色彩,不为什么,只因人是向前发展的。

[责任编辑:朱艳艳]

网红 娱乐 媒体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