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会不会有一部Robotopia(疯狂机器人城)并成为现实?

2016年03月25日 13:38:00 来源: 新闻传播学研 作者: 字号:TT

那时,我的父母会不会竭力劝阻我,嫁给一个普通的人类就好,为什么要高攀机器人?

2016年3月9日,注定是一个被载入史册的日子。

韩国首尔,谷歌公司人工智能围棋软件阿尔法狗(AlphaGo)首战击败韩国世界冠军李世石九段。(今天的第二局在杀入“读秒大战”时,李世石依旧遗憾告负)

(阿尔法狗与李世石的围棋对决)

中国武汉,倒春寒的三月雪天,一个人去看了上映第六天的迪士尼春季档动画《疯狂动物城》(Zootopia)。

(兔子朱迪是动物城中唯一一个非肉食动物警察)

如果有一只上帝之手,将同一时间不同时空下的两件事糅合在一起,就能够成为一部科幻电影《Robotopia》(疯狂机器人城)的片头背景。

影响时代的事件与小人物的生活,宏观叙事下的个体表现,越看越像“华尔街日报体”的风格。

“Robotopia”这个词是我仿照着“Zootopia”自造的。“Robot”(机器人)+“Utopia”(乌托邦)= Robotopia。虽然译为“机器人乌托邦”更准确,但是不疯魔不成活,“疯狂机器人城”听起来更加有冲突色彩和戏剧性。

实际上,有关机器人与人关系的探讨,是一个历时已久的话题。李世石在首轮对战阿尔法狗的投子认输,也并不是“人族”的第一次落败。

在与李世石交战前,谷歌公司的DeepMind团队就在《Nature》上发表题为“google AI algorithm masters ancient game of Go Gibney”的论文,宣布欧洲围棋冠军、职业二段樊麾以0:5惨败其研发的人工智能围棋软件AlphaGo。

往前追溯,在“人机大战”的历史中,IBM公司的“深蓝”和“沃森”都是机器人挑战人类智力的标志性事件。

(1997年“深蓝”与前苏联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洛夫的对弈,第六盘决胜局中,“深蓝”19步就赢得了比赛)

(2001年“沃森”参加美国智力竞猜节目,大比分获得胜利)

如果说“深蓝”获胜依靠穷举法,“沃森”夺冠凭借海量数据和快速反映,那么主要使用深度学习、强化记忆和蒙特卡洛树搜索方式的阿尔法狗在这次与李世石的对弈中并没有展示什么新的技术。值得注意的是,从“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大师到阿尔法狗击败李世石,本质上却是质的飞跃,这是因为,围棋的复杂程度为10的172次方,而国际象棋则只有10的46次方。两者之间在运算上的差距是肉眼可见的巨大鸿沟。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人工智能,正式成为一个学科是在1956年。当时麦卡赛、申农、名司机和罗杰斯特等一批青年科学家共同探讨用,尝试用及其模拟智能的一系列问题,“人工智能”作为一个学科术语由此诞生。

现代传播学的三大理论基础,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的许多基本原理也都在人工智能中有所体现。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控制论的创始人维纳就将生物体与机器进行比较,出版了副标题为“或关于在动物和机器中控制和通讯的科学”的著作《控制论》。1949年后,维纳也开始了对信息度量的研究,甚至将其引入热力学第二定律。但真正将信息的度量公式化的则是当时三十出头的申农,他在1948年发表的论文“The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成为了信息论诞生的标志。申农还将熵的公式定为:H=∑-pilogpi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少数精英科学家团队的努力下,人工智能不断地研发和创新使得人类的社会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与革新。有关机器人、人工智能与人类生活之间的大众文化产品不断地出现在印刷作品和大银幕上。

尽管人类与机器人、人工智能之间的文化产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归纳起来无外乎三大主题:“人类与机器人混战”、“人类与机器人和平共处”、“人类被机器人统治”

·  人机混战时期

《电影周刊》曾评选20世纪最值得收藏的电影,《终结者》(The Terminator)这部由詹姆斯·卡梅隆在1984年拍摄的电影以最高票位居第一。故事发生在公元2029年,经历过核毁灭的地球由电脑“天网”统治,几乎绝迹的人类则由领袖约翰·康纳领导与天网展开斗智斗勇的殊死搏战。

·  人机和平共处

获得第87届奥斯卡“最佳长篇动画奖”、由漫威和迪士尼共同携手的第一部治愈系电影《超能陆战队》取材自1998年开始连载的日本漫画,影片中胖乎乎的医护充气机器人大白就是一个时刻关心人类小伙伴的暖男。

(大白与小宏等人类组成“超能陆战队”,共同打击犯罪,拯救家园)

·  AI控制人类

1999年上映的《黑客帝国》一举夺下了第七十二届奥斯卡四项大奖,影片讲述了一名年轻的网络黑客尼奥无意中发现现实世界实际上由一个名为“矩阵”(母体)的计算机人工智能系统所控制,由此走上一条抗争之路。

(在电影中,尼奥被告知,人们实际上被人工智能所控制,没有思想和自由)

事实上,人类对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一切新的科学技术长期以来存在着两种矛盾的观点,一方面,制造出卓越的技术产品无疑能够为人类服务并且更好地促进人类改造世界的进程;另一方面,人类也在提防着这些人工智能,担心有一天其失控而造成“弑父”的悲剧。

李世石的二连败已经在互联网和社交平台上掀起又一波讨论热潮,悲观主义者拿出“机械中心论”、“人工智能控制论”来唱衰人类。乐观主义者也有最坏的打算,认为即使是希腊神话中无所不能的英雄阿喀琉斯,也有脚踝上的肌腱作为弱点。对待机器人,实在不行就拔掉它的电源。但是,与其说现在人们担心的是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产生矛盾和冲突,不如说,人类担心的是在后现代工业化社会中,太过依赖机器产品而丧失自我、缺乏独立意识的个人。

早在古希腊时代,柏拉图就认为,能够独立思考的哲人是天上高尚的灵魂落下,砸到地上漫无目的的行尸走肉后,实现灵与肉的结合。近代中国,胡适面对北大群情激昂的学生说,“你们要争独立,不要争自由”,因为自由而不独立,依旧是奴隶。

千禧年到来时,鲍德里亚通过对千年虫的分析认为“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并不相信2000年”。这并不是说,时间滚滚向前的齿轮会因为什么而停下,而是说,在后现代时期,思想上的混沌、身份认同的模糊、行为认知的障碍,以及互联网产生后病毒的出现让人民的生活变成灰色的现实图景,逼迫人们“逃离千禧年”。

有人称鲍德里亚是“新的麦克卢汉”,麦克卢汉是新闻传播领域更为有名的“预言家”,他的“媒介即讯息”、“媒介是人的延伸”等观点简直就像是曾经穿越到21世纪一样。除了这些众所皆知的论断外,他在最早的《机器新娘》一书中还曾犀利地探讨过工业时代个人的异化问题,“我们的高等教育不传授超然的态度,不培养衡量人的目标的能力,它奴性十足,脱离实际。其原因是,如果它培养头脑发达、人格独立的学生,它输送的人就是市场不需求的人。”在麦氏看来,强有力的经济不能容忍个体人难以预测的思想和行动。

有关个人的异化,法兰克福学派左翼代表马尔库塞的《单向度的人》不得不提,这本极富盛名的书直指当时发达工业社会型的极权主义,成为西方社会60年代末大学造反运动的“教科书”。马尔库塞洋洋洒洒地从政治、文化、思想、语言、生活、社会等领域批判了人们内心中的否定性、批判性和超越性的向度如何被现代发达社会的工业生产所压制和束缚。安于现状、浑噩度日、疲于反思而后成为“单向度的人”。

当然,也有批评者指出,马尔库塞的社会批判理论不可避免的带有乌托邦性质,但是却也承认,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在对于某些社会议题的关注上,人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以对,形成了一种“集体的无意识”。正是这种集体的无意识,也潜在的消磨着人类的独立思维。

如果回到刚开始的假设,Robotopia成为真实存在的一个城市,机器人大量的生活在人类的周围,拥有与人类相同的外表,并且更具理性和智慧,甚至还不老不死。那么人类是否会向《疯狂动物城》里的兔子朱迪一样,作为弱势的群体被迫迁移到远离Robotopia的“人类镇”上。被安分守己的父母教导不要接近机器人生活的地方,甚至在求职、求偶的过程中被更加强势的机器人所歧视?

这一天真的到来的话,就真是应了那句话,“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责任编辑:朱艳艳]

人工智能 机器 人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