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学霸光环不能掩盖颜值短板 中大博士后整容引争议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5年08月20日 13:57:58 来源:广州日报

1440031716136

整容前的文博

1440031716679

文博整形中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非要去拼才华”可能是网络上对人最佳的评价之一,但是如果把语境调换一下,“明明可以拼才华,却非要去追求颜值”,估计很多人并不会将之视为赞美。

28岁的中山大学博士后文博(化名)则因为这个追求将自己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今年初,在一场由整容机构举办的真人秀活动中,文博获得了一次免费整容的机会,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加入这次活动,并称这次整容完成了他多年的夙愿。

男性、高知,连专业整容机构都不得不承认,像文博这种身份选择整容的少之又少,明明已经才华满腹,为何还要拼尽颜值,男博士后整容之旅走过怎样的心路历程?

8月19日上午,文博再次来到这家整容机构,他已经不记得今年一共到这里来了多少次,在机构里来来往往的女顾客中,他是除医生之外唯一的男性,1.83米的身高也让他有些扎眼。

初中就已经想要整容

28岁的文博来自山东,曾经是一名医学院的高材生,本科毕业后转向生命科学,目前是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博士后,在一次整容机构的真人秀活动中,他被称为中国学历最高的公开整容者。

站在记者对面的文博显得有些羞涩,说话也是轻声细语,身材修长,高额头,内双细眼,鼻梁挺直。文博的皮肤依稀可见痤疮留下的痕迹,还有下颚处的几块疤痕,这些都是他今天来整容机构需要处理的部分。

去年12月,文博从朋友那里听说了这个真人秀活动,当时就非常心动,“那个朋友也割过双眼皮,本来是推荐她男朋友来参加这个活动的,但是她男朋友不符合条件,所以就让我来试试。”文博随后就填写了报名表。

这家整容机构的负责人之一杜小姐告诉记者,在筛选简历的过程中,这个中大博士后的衔头确实让他们有些吃惊。“我们机构运营了这么长时间,男性博士后整容确实是第一个,我们其实也很好奇,高知人群,尤其是男士,为什么会想要整容?”

负责为他进行整容工作的医生坦言,这是一个相当有主见的整容者,而他来了之后的第一个要求就是“隆鼻”。

“我从初中开始就已经想要隆鼻了,即便没有这次免费整容的机会,等我工作赚了钱也肯定要去做手术的。”对于要不要整容这个问题,文博显得毫不犹豫,实际上, 从外人的角度来看,整容前的文博,1.83米的个头,虽然不能说帅,但也说不上难看,尽管顶着博士后的光环,整容的念头却一直伴随着他,面对记者质疑整容必要性的问题时,文博狠狠地咬着下嘴唇说:“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学霸光环不能掩盖颜值短板

说文博是学霸一点都不夸张,“我从小学开始就特别好强,不能允许自己是第二名,考试要第一、做作业要第一,反正什么都要求自己是最好的。”从小学到高中,文博始终保持在班里的前三名,并顺利考上了山东的一所医学院,随后依然按照学霸的轨迹进入中科院完成硕士、博士学业,然后进驻中大的博士后流动站。对于才华和技术,文博相当自负,“读书对于我而言根本没有难度,科研技术我也非常有自信,颜值是我唯一的短板。”关于自己相貌的纠结伴随了文博20多年,从初中开始就成为了他的心结。

文博来自一个三个孩子的家庭,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山东人大多数浓眉大眼高鼻梁,家里三个孩子,唯独我是塌鼻梁,哥姐都鼻梁高高的,都说我像个南方人。”文博说起这段回忆有些犹豫,“我现在都记得家里的邻居当着我的面说,哎呀这孩子怎么是个塌鼻梁,都不像他哥哥姐姐那么俊。”上初中后,他经常在家照镜子,每次看到自己的塌鼻梁心里就不舒服,“我妈也发现我老是对着镜子捏高鼻子,她也会说,你以前其实鼻子挺高的,应该是戴眼镜压扁了。”然而母亲原本意在安慰的话反而加重了文博对自己鼻梁的不满。

初中的时候,文博曾经想过成为学霸或是考上重点大学会缓解自己的焦虑,但是上了大学之后,才发现自己对外貌的焦虑反而更加严重。“我们宿舍有4个人,我自己心里是有打过分的,感觉自己在这四个人里算是颜值最低的,虽然我成绩比他们都好,但是大学其实也是个拼脸的地方。”

“我们宿舍有个挺帅的小伙子,其实也不怎么收拾,但是女同学们都会公开说他很帅,我听了心里还是挺羡慕的。”文博常常打量身边的人,他觉得长得好看其实还挺重要的,“尤其是女同学,班上那几个好看的都有人追,但是长得不好的基本上找不到男朋友。”在大学曾经有过一段短暂恋情的文博说起对方来,也形容就是那种长得很普通的女孩,毕业、分手,也没有特别留恋的地方。

直到文博成为博士后,关于颜值的困扰仍然挥之不去,“越是没有的东西越想要,就会觉得如果能够改变样子就能够改变性格、改变命运。”

女友是人造美女我也能接受

今年5月底,文博躺上了手术台,经过1个小时的隆鼻手术之后,他为自己的肉体安装了人生的第一个假体。手术后不久,即便还有些红肿和淤青,对着镜子,文博抚摸着自己鼻梁的高度,“那一刻,我内心是很快乐的!这是多年的愿望。”文博的导师并不知道文博去整容,还是在报纸上看到的消息,有一天在实验室,文博戴着口罩,导师看了他问:“听说你整容啦!”文博挺不好意思,导师赶紧补了一句:“挺好,变好看了!”文博觉得那一刻还是挺如释重负的。

在接受整容手术之前,文博迎来了自己人生的第二段恋情,现在的女友其实并不太在乎他的颜值,但是他做出整容的决定时,女友也表示赞同。“虽然她不说,但是我感觉自己整容以后她还是挺高兴的,觉得自己的男朋友有才华还有颜值,比仅仅有才华要更好些。”

对于整容所带来的压力,文博想了想:“只要不是一大群人指着宣传画上的人问我,这是你吗?我就应该还好,如果陌生人这样问我,我可能还是会有些紧张。”而关于“真假”的纠结,文博倒是很释然,“什么叫真什么叫假呢?我整出来以后还是我呀,确实看上去好看了,为什么要纠结真假?”如果让文博自己将样貌、才华和金钱排排队,“可能还是样貌吧,毕竟你最缺什么你就最想要什么,我自己过去20多年,最缺的就是一个高颜值的人生,我想体会一下这样的人生是什么感觉。”

“会介意自己的女朋友整容吗?”

“不会,虽然我觉得她挺漂亮的,不用整,但是如果她想整,我一点也不会介意,让自己变好看有什么错呢?”文博说。

对话整容博士后:我只不过是追求完美而已

说到“整形”、“整容”,很多人已经嗤之以鼻,而对于文博这样的高知男性,更多人表示不解,明明已经有才华,为何还要追求肤浅的颜值。网友的负面评价,文博看在眼里并不太关注,在整容这个问题上他相当坚定且有主见,“我只是希望自己更好、更完美,这有什么错!”

广州日报:很多人质疑你读书都白读了,这么高学历还依然这么看重外表,是不是太肤浅了?

文博:学历高低与整形并没有关系,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抢不走,被抢走的说明你还不值得拥有(憨笑)。人就是这样缺什么想什么,我在这方面不够好,在哪方面败下就应该在哪方面改进,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内外兼修才更完美嘛。

广州日报:这次整容动了刀子,父母会支持你的决定吗?

文博:免费的有啥不支持,如果是让父母掏钱给我整容确实说不过去。我其实自己也是学医的,在整容之前,我对这方面了解其实还蛮多的,我妈妈也知道我在自己的面容方面有心结,我的哥哥和姐姐都没有我读书好,但是他们都比我长得好,这些年我觉得读书好并不能完全满足我对自己的要求,还是会非常不自信,尤其是对自己的样子,他们也觉得样貌对我的性格有影响,我确实因为样貌变得更内向少言。所以,如果整容可以让我开心,父母不会不支持的。至于手术的风险,其实如果医院正规,只不过是一个小手术。

广州日报:但是有些人认为,外貌并不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内涵也许更重要?

文博:起码我觉得外貌挺重要的,你看宁泽涛,说实话,如果不是颜值高,得金牌的人很多,为什么他这么红,其实大家心里都认可外貌的重要性,不过他们有选择地屏蔽了。

广州日报:那你整形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文博:整形就好比把石头打磨成玉器一样。在看脸的时代,没有人有时间和义务,通过你懒散邋遢的外表,去发现你心灵的美丽。整形是通过正能量的方式,去改变一个人,让人往更好的方向发展。难道说,整形的明星都该遭封杀?

广州日报:会无休止地整下去吗?

文博:看个人情况吧,起码不能超出自己的经济实力,至于对外貌的追求,当然是一辈子的事情。(文、图/广州日报记者胡亚平 实习生蔡敏)

[责任编辑:庄晓莹]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