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学高德馨 烛火丹心——纪念朱亚杰院士诞辰一百周年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4年12月11日 09:13:25 来源: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导读】值此朱亚杰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党委宣传部、档案馆、研究生院、党委研究生工作部、化学工程学院收集整理了朱亚杰先生的图文资料,总结了其对石油科技和石油高等教育殚精竭虑、建树非凡的人生。谨以文章和图片的方式怀念先贤、启迪后人。

1932年,中学时代的朱亚杰

1936年,朱亚杰和夫人杨岫云女士

1960年,炼制系被石油部命名为教育工作标兵,炼制系主任朱亚杰和学院副院长孙卓夫上台领奖

1981年,时任研究生部主任的朱亚杰和研究生部相关负责同志研讨工作

1985年,朱亚杰和我校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在一起

朱亚杰院士对学生要求严格,他说:做学问必须一丝不拘。

朱亚杰院士对学生要求严格,他说:做学问必须一丝不拘。

当选化学部学部委员证书

编者按:

2014年12月4日,是我国人造石油学科创始人、石油化工专家、教育家、中国新能源技术奠基人、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石油学院原副院长、华东石油学院原副院长兼北京研究生部首任主任、我校教授朱亚杰院士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日。

值此朱亚杰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党委宣传部、档案馆、研究生院、党委研究生工作部、化学工程学院收集整理了朱亚杰先生的图文资料,总结了其对石油科技和石油高等教育殚精竭虑、建树非凡的人生。谨以文章和图片的方式怀念先贤、启迪后人。

学高德馨 烛火丹心——纪念朱亚杰院士诞辰一百周年

1932年,扬州。矢志求学。

“只要供我上学,将来祖产片瓦分田不要。”

1914年12月4日,朱亚杰出生于江苏兴化中堡镇。朱亚杰的青少年时期,正值国家内忧外患、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

小学时,镇上来了一个回家探亲的留学生,身上穿的竟然不是长衫,而是西装革履。这个惹眼的、有出息的青年人在少年朱亚杰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留学是有出息的。

在扬州中学读书之际,朱亚杰接受了先进的理想主义和爱国主义教育,“科学救国”的理想和抱负日益形成。有一次春游,他平生第一次看到火车,这让他对燃料化工和能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高中时,由于家庭经济日趋困难,父母劝他辍学回乡,而他却表达了求学成才的渴望:“只要供我上学,将来家中祖产片瓦分田不要。”

青年时期的理想与抱负奠定了朱亚杰为国家奉献的传奇人生。

1935年,北平。抗日救亡。

“一二•九”运动热血救国。

1934年,朱亚杰考入清华大学化学系。“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将侵略的魔爪伸向华北,民族危在旦夕。偌大的华北已经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朱亚杰一边发奋学习,一边积极参加解放先锋队。

1935年12月9日凌晨,满怀救国热情的朱亚杰随数千名大中学生走上街头,参加了震惊中外的“一二•九”抗日救国示威游行。朱亚杰担任请愿示威游行队伍的交通员,他骑着自行车穿梭于队伍中。当行进到前门时,城楼上的警察一齐鸣枪,一时人群骚乱,连自行车都被挤坏了。朱亚杰伫立在寒风中,凝望着高举的大旗,他呐喊着:“前进!”

呐喊的声音、救国的脚步正引领朱亚杰科技报国的思索。

1950年,伦敦。留洋报国。

“要为新中国出力的爱国分子去志甚坚,恐吓是没有用的!”

1939年,朱亚杰毕业后被分配到江西一医学院工作。四年后,正值英国文化委员会来中国招收留学生,朱亚杰幼时的留学梦再次燃起,他举家前往昆明备考留学。

备考期间,家中条件艰苦,甚至没有一张像样的桌子,朱亚杰就找来一块木板支在窗前苦读。功夫不负有心人,1947年,朱亚杰考取公费出国留学,赴英国曼彻斯特工学院攻读化学工程研究生。

1949年,摇摇欲坠的国民党悄然将驻英使馆撤走,原订第三年的公费毫无着落,朱亚杰不得不放弃攻读博士学位的愿望,半工半读受聘于英国西蒙卡夫化工厂设计公司,任副工程师。

1950年9月聘用期满,公司赏识朱亚杰才能,许以“高薪续聘10年,并负担全部家属赴英费用”的承诺。而新中国的成立早让朱亚杰归心似箭,续聘的请求被他婉言谢绝。

“朝鲜战争已经爆发,如果英国参战,你很快就可能成为战俘,到时候后悔就晚了!”英国人甚至开始威胁他。然而朱亚杰去意已决,在爱国华侨的帮助下,1950年11月朱亚杰终于投入祖国温暖的怀抱,回到阔别12年的母校,开始了在清华大学化工系的任教工作。事后,英国老板只能叹息,“要为新中国出力的爱国分子去志甚坚,恐吓是没有用的!”

赤子之心的报国情怀坚不可摧。

1953年,北京九间房。缔造新中国石油高等教育。

科研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在清华大学从事教学科研的朱亚杰如鱼得水。他与侯祥麟共同主持,自主研制了我国第一个石油产品添加剂——润滑油降凝剂,为新中国化工事业发展立下首功。

1952年12月,国家燃料工业部委派朱亚杰参与筹建北京石油学院,任命他为学院筹备委员会委员。

从这天起,朱亚杰的一生便再没离开过这所学校。

朱亚杰对建校初期的专业设置、教学计划、课程安排倾注了大量心血。1953年,北京石油学院成立时,他受命创建了我国第一个人造石油专业,担任人造石油教研室主任,为新中国石油工业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石油科技专门人才。在大庆油田发现之前的10多年里,人造石油从1952年的25万吨发展到90多万吨,为国家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作为石油炼制系主任,他开展的一系列教学科研工作为生产解决了诸多实际问题,他曾率一批青年教师和学生参加顺丁橡胶会战,项目在石油石化工业全面工业化,为新中国工业建设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该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对于北京石油学院的建设发展,朱亚杰殚精竭虑、事事关心、亲力亲为,师生亲切地“任命”他为“不管部部长”。

1969年,学校迁校山东。迁校期间,大批图书资料只能堆放在露天广场上,这让朱亚杰心疼不已。一天中午,几个学生看到一位瘦高个儿的老人,冒着风雪,十分仔细地将散落在书堆外面的一本本精装外文书捡起来,拂去表层的土和雪,认真地归了类,用绳子捆起来。他做得那样细心,又是那样一丝不苟。这位老人,便是朱亚杰教授。

教学与科研已成为朱亚杰一生的挚爱与伴侣。

1970年,黄河口盐碱滩。教授放羊。

有权有势时弯着身子拉车;落魄潦倒时直着身子走路。

“文革”期间的华东石油学院,一切的教学科研秩序被打乱。1970年,朱亚杰被下放到农场放羊。泛白的盐碱滩上、刺眼的阳光映着空气中挥舞羊鞭的抽打声,描绘出那个特殊年代的“苏武牧羊图”。牧羊人被肃杀的风吹散了头发,却依然忧国忧民,他用笔直的身板告诉世人自己依然一身傲骨。

1972年,朱亚杰作为特邀专家,走遍国内几乎所有的炼油厂协助安装外国进口设备。辽阳化工厂从法国进口了一套乙烯裂解炉,说明书上注明热效率是83%。但经朱亚杰核算后,结果只有81%。面对这样的结果,法国人惊讶于中国竟然有人会计算这套炉子热效率,也不得不承认提高2%是为了商业需要。朱亚杰用他精湛的专业水平维护了国家的利益。

“文革”后期,朱亚杰再次执教,为了挽回“文革”对新中国石油科技和教育造成的损失,朱亚杰在阴暗潮湿的“干打垒”里伏案撰写教案,开展科学研究。

1980年,改革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朱亚杰迎来人生发展新篇章——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经历苦难,朱亚杰的人生屹立后腾飞。

1981年,北京学院路。创建研究生部。

“要想动这里的土除非推土机从我身上碾过!”

如何让混乱中的石油高等教育尽快走向正轨并大幅度提高层次,时任华东石油学院副院长的朱亚杰心急如焚,他不顾年近70的高龄,四处奔波,克服重重障碍,呼吁在北京建立研究生部。

经多方努力,1981年6月,学校获准在北京原校址内建立研究生部。从一纸批文到办成实体,中间有着太多的艰难工作要做。学校迁出北京后,房子已被别的单位占用,上级批文要求从现有房屋中调剂,但谈何容易!年事已高的朱亚杰曾拄着拐杖,挡在拟将土地用做他用的推土机前高喊“要想动这里的土除非从我身上碾过!”

朱亚杰的嘴唇上急出了一个个水泡。凭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和不畏艰难的精神,他一间一间找房子,一寸一寸争地皮,一件一件运家具……功夫不负有心人,研究生开学典礼如期举行。

朱亚杰先后参与创建北京石油学院、华东石油学院和华东石油学院北京研究生部,他在中国石油大学历史上的三次重大创业中,呕心沥血。正如一位领导评价他:“没有朱院长,就没有中国石油大学的今天!”

这位老人的故事,有关于理想,有关于发展,有关于一座石油高等学府和国家石油事业的所有光荣与传承。

1986年,维也纳。捍卫国家尊严。

“必须立即把台湾当局的旗子去掉!否则我们集体离会抗议”。

1986年7月,第六届世界氢能会议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共有42个国家和地区的四百多名专家学者参加盛会。朱亚杰作为中国氢能源协会主席,率团代表中国出席会议,并被与会专家推举为会议副主席。

招待会上,大厅里人头攒动,彩旗悬垂。然而就在宴会开始前,朱亚杰却发现大厅中竟然悬挂着台湾当局的旗子。他疾步找到会议主办方,“必须立即把台湾当局的旗子去掉,否则我方将以集体退场表示抗议。”朱亚杰言辞坚决,主办方查询后得知是工作人员缺乏国际知识造成的,立即按朱亚杰要求做了处理,并在祝酒词中对此事深表歉意。与会的各国科学家对朱亚杰维护祖国尊严的举动报以热烈掌声。

作为中国新能源的奠基人,朱亚杰上书国务院,希望将新能源研究列入国家计划。他在1990年主持了我国第一个新能源国家攻关计划,为“九五”以后我国氢能和可再生能源研究奠定基础,促进了我国氢能技术的发展。

朱亚杰那份对国家的责任与担当体现了中华儿女的精神光辉。

1988年春节,家中。立新“朱子家训”。

“为人之道,贵在立志、立信、立行。”

朱亚杰用他的一生诠释了知识分子不谋私利、以天下事为己任的形象。

“为人之道,贵在立志、立信、立行。立志即立报国大志;立信即讲信用,有自信,忠于自己的志向;立行即要有行动,不尚空谈,踏实工作。”1988年春节,朱亚杰给子女送上这样一个新“朱子家训”。他用一生的经历浓缩成六个字:立志、立信、立行,将自己一生的宝贵财富交给后人,希望子女、学生、青年能够写好一个大写的人。

中国科学家辞典中这样评价朱亚杰:为人耿直坦率,疾恶如仇,从不趋炎附势,洁身自爱,风度优雅,慎思敏行,事必有成,益必利于国。他用人唯贤唯才,教人务实务本。

在朱亚杰学高德馨的一生,中国力量撑起这位老人的身躯与脊梁。

1996年,北京301医院。病危中寄语青年学生。

“考察国外新能源,早日学成归来报效祖国。”

1996年病重住院期间,朱亚杰拖着病体,仍然继续工作着,他念念不忘我国石油工业的发展,与前来看望他的中石油领导、石油大学的负责人一再商谈我国石油工业和石油教育的发展大计。

他依然十分关心研究生的培养和科研工作,对每一个学生的毕业论文严格把关,逐字逐句修改。1996年病危之时,他指导的博士生刘晨光出国进修前来看望,朱亚杰因插呼吸机管子不能说话,仍忍着病痛,艰难地用笔书写在纸上交谈,一再嘱咐刘晨光要注意考察国外新能源研究情况,早日学成归来报效祖国……

作为教育家,朱亚杰殚精竭虑,教书育人是他毕生的追求;作为科学家,他呕心沥血、敢为人先,国家发展和科学事业是他永远的牵挂;作为中国人,他碧血丹心、不屈不挠,铮铮铁骨和赤子之心是他不悔的坚守。“春蚕到死丝不断,留赠他人御风寒。”朱亚杰像烛火一般,为了他深爱的祖国和人民,用尽了毕生的精力和心血,给世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和光辉的榜样。

[责任编辑:苏兰]
标签:高德 烛火 丹心 诞辰 院士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