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中国大学生在线

山东理工曹林林:母亲,我人生中的语言大师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1年09月26日 10:23:00 来源:中国大学生在线 作者:曹林林

我的母亲,现在是个典型的农村老太太。年轻时,寄养在青岛她的舅舅家中,姥姥怕日子久了,大妮子就要不回来了。硬是在她高中未读完时,就让她回村当了粉坊的会计。后来嫁入我们曹家,我父亲在城里工作,她在农村老家务农,侍奉老的,喂养小的,没少受苦。待我不到十五岁时,我父亲突然因病离世,从此我们母子相依。记忆中,我父亲是从不打骂我的,唱黑脸的总是母亲,家中笤帚疙瘩没少打坏过。也真真奇怪,我父亲去世后,不管我多么任性叛逆,母亲再没对我“行凶”,只是口头说教。经年累月,那些看似平淡无奇质朴浑厚同时寄托着母亲殷切希望的话语,却字字珠玑,构建起我为人处事的基本准则。

母亲常说,“不怕少年苦,但怕老无福”。年纪轻轻的,到外面的世界多去闯荡闯荡,撞了南墙吃了亏是好事,吃一嵌才能长一智。她总说,只见饿死的,没见累死的。勤快勤快,有饭有菜;懒惰懒惰,挨冻受饿。少不勤苦,老必艰辛。年轻的时候不努力,老了的时候就后悔,不要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母亲常说,“知足常乐”。前人骑马我骑驴,后面还有那推车的。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不要光盯着别人的好。自己有多大的力就使多大的劲,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不要给自己上纲上限,不要活得太累。不要总拿我们所拥有的,去换我们所没有的。得到一样,就失去一样,老天爷给谁的都不会太多。

母亲常说,“吃凑合的得,做凑合不得”。人饭量再大,一天不也就吃三顿饭么?平平静静地吃粗茶淡饭,胜于殚精竭虑地吃大鱼大肉,吃饱就行。母亲吃穿都很节俭,但对人做事要求甚严。她说,做鞋就要个样儿,做人也是这样。意思是说做事要认真,讲规矩。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兢兢业业,不能浮皮潦草。这样的人才可以担事,别人有事才能放心托付。

母亲常说,“吹亏是福”。千年土地八百主,地是主人人是客。遇事多忍让,饶人不是痴汉,痴汉不会饶人。让些便宜予他人,人常念其恩;逞一时口舌之能,事多埋余殃。人生比的是心胸,应多予少取。气度小的人,以为自己吃亏;气度大的人,则自视为助人。不求金玉重重贵,但愿儿孙个个贤,要给后人做好表率。打算聪明,自为得计,必败祖宗之家风;质朴浑厚,宽以待人,乃培子孙之元气。

我母亲已年近六十,平日在家看看新闻,听听戏曲,打个毛衣,棉个被子……有时间四邻八乡的走个亲戚,串串门子。她喜欢与人说话,满口庄稼话,尽是乡俚语,但听起来亲切质朴,暖人心脾。岁月不居,人生五味。母亲的语言有着独特的个人风格、鲜明的时代印记,上口、好懂、易诵。我虽然读了几句书,但还得时常留心向她学习。在她面前,我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她是我人生中的语言大师!

[责任编辑:干咏昕]标签:山东理工大学 林林 母亲 大师 语言 人生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点击排行榜